三声笑

云生
随笔/原耽相关

※开放站外转载,需标明出处,摘录可以,不用问。

【邱蔡】殿前欢(二)

※私设邱蔡在一起之后
※短篇无存,小甜文,ooc预警
※空青并非原创角色,是云梦药园弟子,在杏林居可以找到姑娘本人。人物背景与关系私设。

——————————————

  透过床幔目光相接的刹那,一丝微妙的气息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邱居新见来人愣了半天也不说句话,手心微微汗湿,咽了咽喉咙微微探头:“师兄,你还在吗?”
  

  小心翼翼的话语出口,带了点沙哑的鼻音,仔细一辨竟还有些撒娇讨好的意味。邱居新平日里寡言寡欲,叫他说些什么骗小姑娘的花言巧语断是不可能的,况且蔡居诚也不是什么好骗的小姑娘。只能怯怯一探,未曾想这一探竟直接挑了他师兄心尖尖上最柔软的一小撮儿。
  

  “嗯。”蔡居诚含糊应下,又觉得这回答未免有些太像邱某人了,在心里不情愿地翻了个白眼,道,“我还在。”
  

  “师兄站那么远做什么。”邱居新在帘后蹙眉凝噎须臾,小声道,手上将一小撮儿灰黑色的动物毛发塞回被褥里。即便沉稳冷静邱道长在自家师兄面前也粗不免紧张,再者如今藏着的这东西更是叫他做了贼似的,手上力道一时没能控制住重了些。这一薅弄疼了被褥里的那小家伙,小家伙一个激灵就炸了毛,嗖的一声蹿进了屋子不知哪个角落里,连着碰落了好几个名贵的花瓶。
  

  青花底纹与田玉碎了一地,蔡居诚在点香阁过惯了拮据的日子,一见着这副场景心疼得不行,心尖上那一小撮儿柔软的部分即刻冻成了冰碴子。肇事者蹿进书柜后没了踪影,只留下一个半跪在床榻上手忙脚乱的邱道长和他脸冷得快要结冰的师兄。
  

  “这是个什么东西,邱居新!你不是病了吗?啊?”
  

  蔡居诚差点气疯了,一路上心里本就堵得不行,好容易赶来见他一面,他还给捅了这么个篓子。从前邱居新害他身败名裂时,他每天都在思索着如何掐死他;如今他那小师弟脸都咳瘦了一圈,看上去与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无二,他心知乘人之危不是君子作风——
  

  “也比邱居新那个伪君子强。”他想。
  

  邱居新见蔡居诚冷了脸,也顾不得什么君子作风了,披了件外衣蹬上长靴匆忙过去拉着他坐下,上去就是一阵捏肩捶腿。好在邱居新这人极少笑,若是换了个人再加上副谄媚的小表情,恐怕蔡居诚真是受不住了。
  

  可邱居新到底是个打小在家中锦衣玉食的小公子,哪里会做这些伺候人的活计。蔡居诚心里正闷着,谁知肩上的力道忽的一重,疼得他一个激灵,只好笑骂道:“混账。”
  

  “我以为师兄喜欢猫。”
  

  邱居新这话一出,蔡居诚竟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干瞪眼道:“你说什么?”
  

  见蔡居诚的眉头不拧着了,邱居新面不渡意,手上却放肆起来。腰间金色的束带上不知何时多了双白皙修长的手,那手骨节分明,微微青白,左手食指指节上有一道寸长的浅疤,看得蔡居诚心神荡漾,鬼使神差竟将自己的手覆了上去。
  

  邱居新病了多日,体寒,手也是冰凉的。蔡居诚一路赶来出了一身虚汗,在屋内静立许久,燥热谈不上,手心却是暖的,是淡淡的暖。暖意覆上冰凉的手背,于蔡居诚冰冷,于邱居新炽热,两人皆是一惊。
  

  蔡居诚不喜欢搂腰这种弱势的动作,心底觉得奇怪,便挣扎着要站起身。邱居新哪里会让他轻而易举得逞,手上箍紧了些,拉得蔡居诚一个踉跄,竟是直直向后倒在了他怀里。
  

  “……”
  

  邱居新心知这回果真闯了祸,忙收回手,讪讪道:“师兄……”
  

  “滚。”
  

  邱居新了解蔡居诚的性子,知道此时越缠他他心气越重,只得默不作声地看了他一眼,眼底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只此一眼,便看见蔡居诚狠狠瞪着他,心里一阵委屈,低头退了出去。
  

  蔡居诚的只狠狠一眼剐向他走出去的门,这边狠没还发完脊髓便一阵热流,蔡居诚只觉得气力都被抽了去,胸口闷痛,当即扶着桌角咳出一口黑血来。
  

  这是软筋散又开始发作了,他还有小半柱香的时间赶回玲珑坊。




_tbc

——————————————
就是些夫夫间的私房话。除夕快乐(๑´∀`๑)
  

评论(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