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声笑

云生
随笔/原耽相关

※开放站外转载,需标明出处,摘录可以,不用问。

【双玄】荒度余生(一)

※现代架空paro

※私设有,ooc有,玻璃渣有,慎重。

※主双玄。涉及cp:花怜、忘羡、谷戚,副cp无侧重,注意避雷。

※没有黑任何角色的意思,我爱他们每一个人♡
  















  
  
  到第七日,

  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

  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

  安息了。
  


                   ——《旧约·创世记》
  
  
  















  师青玄从风衣内部口袋里摸出一把老式钥匙,仔细掸去它表面的红褐色锈粉。雨水很快将空气中刺鼻的铁锈味,连同那人最后的温存和濒死时不甘的眼神一并冲刷得一干二净。
  


  算了吧,他想。
  


  黑伞留在了葬礼现场,他是一路淋着雨小跑回来的。抬头看见自己公寓的灯亮着,心中狂喜,转而又想起那也许是自己走得急,忘记关了。
  


  在墨城这样一座繁华奢侈的城市里,人心就像一具没有血肉的空壳。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被压缩到极致,揉碎了踏烂了,挥霍进灯红酒绿的狂欢里。就像一沓过时的报纸,没有人会在意它最终被拿来做了什么,也许是擦窗,或是垫一杯茶……
  


  谁知道呢。
  


  事实证明他的猜想错了,屋里的确有人。那个人放松地靠在那张破旧的老沙发上,一边的茶几上放了一杯茶,杯盖没有盖严,一缕青白的茶烟从缝隙中冒出来,在冰冷的空气中打着卷儿升腾。沙发上那人穿着一身黑色家居服,架了副金属眼镜,手中正捧着一本不知是什么书。茶烟熏得那人面目柔和不清,师青玄觉得只要一直这样这样看着他,便能安下心。
  


  他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心跳恢复正常的速度,直到他的皮肤能正常地感知寒冷。
  


  听见门边声响,贺玄在书页的右下方折了一个角作书签,随手将它丢在沙发上。他方才完全没有认真读那本《第七天》,“安息”二字在脑中狠狠撞击着神经。
  


  师青玄要是再不回来他就要疯了,他想。
  


  好在现在师青玄回来了,只是身上被淋透了,头发也滴着水。他转身去浴室里取来一块浴巾,把师青玄从头到脚裹了个严实,只露出小半张冻得发红的脸,用力地拥住了他。
  


  感受到怀里那人不可掩饰的颤抖,贺玄轻轻拍打着他的背,像当年自己的母亲对自己做的那样。在他无声的安抚之下,师青玄的颤抖逐渐平复。贺玄的心也随着那人的平复而安宁下来。
  


  然而旋即则痛入了骨髓。
  


  那人轻声说,贺玄,我没有哥哥了。
  


  师无渡此人,贺玄有一些了解。那人狂妄得要命,天地都不放在眼里,整天带着一帮喽啰小弟打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旗号。他却又是真心疼爱师青玄的,也是真心恨自己的。贺玄对他谈不上恨,但也没什么好感,几乎没有人会对一个恨自己的人有好感。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师无渡的身体翻越护栏坠入江涛时,他没有去拉的原因。谁知这人就爱满嘴跑火车,实际上本事却不大,呛了几口水,就再没上来过。师青玄那时过来找他,只来得看见自己哥哥沉入江底之前的最后一个眼神,和岸上袖手旁观的贺玄。
  


  贺玄的几个朋友跟他解释,这不能怪贺玄,是师无渡先提出约架,然后自己失足掉下去了。
  


  师青玄当时就要跳下去捞,被贺玄一把抓住锢进怀里。身边那几人有眼见力,忙报了警打电话叫人来捞人抢救。
  


  二十四小时后,师无渡发白的尸|体被捞了上来。那副和师青玄极为相似的脸看得贺玄心惊。
  


  他上一次这样心惊,还是十多年前放学回家,得知自己的父母和妹妹已经葬身火海的时候。
  


  他知道师青玄不恨他,哪怕是他间接害死了他的哥哥。当时师无渡的那几个小弟闹着要把贺玄告上法庭,还是师青玄请人出面帮着摆平了。他亲吻过他每一寸柔软的肌肤,模样都烂熟进了骨子里,却愈发看不透这个单薄的人儿。
  


  他想狠命地叼起他的唇毫不留情地厮磨,温柔地将他彻彻底底吞吃入腹,让他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弃他而去。可他痛苦地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
  


  他知道,自己就快要没有那个机会了。
  










  
_tbc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