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声笑

云生
随笔/原耽相关

※开放站外转载,需标明出处,摘录可以,不用问。

我曾喜欢过的那么明亮温柔的一群人,在每一个有风的白天黑夜里,真真切切着所期待的从光点深处走出的人,最终和风一起停留在那汩永远也不会回首的、安逸纯洁的水流中。

所期待的终将平淡无奇,新的热情永远在产生。而对于过去的一切如果不是颓败现实而沉湎其中,所能做的就只有缅怀。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评论

热度(22)